痴人路过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另类小说网www.archidea.org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突然惊醒的杨木,在看到闻岭那张俊美出奇的脸蛋时,下意识就甩了一个巴掌。

被一下子拍醒的闻岭受惊地弹起,恶狠狠的视线在接触到杨木的时候一下子软下来,眼神还不忘在杨木的胸膛上扫一下,杨木的身体给这明显又色情的眼神一激,禁不住就抽搐了一下,掀起一阵肉浪。

“哥,怎么了啊,你做噩梦了吗?”

装,就特么使劲装。

杨木何尝不想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当做一场噩梦忘掉,可是他顶在内裤的阳物,刺痛发痒的乳首,以及身体挥之不去,被人抚弄,亲吻的触觉,都告诉他,虽然是一场噩梦,但是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。

他也懒得和这个天天跑到他宿舍,非要和他这个大老粗挤一个床,说像是把他当哥哥一样崇拜的小子。他目的明确地直冲到隔壁床,把刚才也发出一声惊叫之后,迅速敛声屏气的青年给拖了出来。

“杨哥,你这是做什么?你梦游了吗?”

“杨哥!别!我可以解释的!我真的可以解释的!”

“杨哥啊啊啊啊!别打了!饶了我啊啊啊啊!”

“什么?杨木打人?”

从那个憋屈的梦里醒来,简黎吃惊地问了他的舍友。

“是啊,学生会长,影响有点大,不过打的是他舍友,据说那个人反而顶着一头血,求学校老师不要给杨木处分。”

简黎忍不住站了起来,直接就往外冲,只是很快就回来,一边脱衣服,一边问舍友。

“他们现在在哪里,你知道吗?”

“木木打人了?”

狄新荣听到这个消息,本来心神不宁的他骤然回过神,抓着正在议论的队友衣服,“怎么回事,说清楚!”

“就昨天晚上嘛,队长你不是因为木子的事情没精神啊。”

“对对,我听说啊,那个人拖出来的时候,衣服都红透了,木子这是要杀人啊!”

“别废话,事情怎么样,原原本本给我讲出来!”

“吓死人啦,现在大学生,不学好,在宿舍就莫名其妙打起架来啊,哦哦,还是小慎你那个助教,看起来乖乖的,实际上也是个坏孩子。”

一直没有等到消息回复的慎柏闻言,微微抬起头,笑眯眯地问着女同事,“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?”

“你还不知道呀?就你那个助教,好凶的哇!把人都打出血,昨天去了医院,刚刚还一起去李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不会嘤嘤嘤怎么压倒总攻

不会嘤嘤嘤怎么压倒总攻

蓝铃以
夏喃与风罔是青城两边最有名的总攻。 夏喃以人小鸡大骚话多,但活差臭名昭着,但谁他妈说黑红不是红了,我夏喃就是顶级总攻! 而风罔则以活好人帅话不多,鸡大胸肌更大好名昭着。 就一次买西瓜两人碰上了,夏喃当时就比较兴奋了奥,他妈的哥这辈子都没上过这么棒的猛男,找他妈老子的全是小骚逼, 这人哥一定要拿下! 风罔也是好久没释放了,见他有意便互换了联系方式。 就他妈两人水到聚成要上床,俩纯1干瞪眼,谁都不想给
高辣 连载 1万字
成人精神病游戏

成人精神病游戏

囡囝君
(快穿,总攻)随手填下了调查问卷,就被卷进了一场精神病人的游戏里。 易九的心情是崩溃的,在这些精神病人的世界里,原本的世界就是不正常的多姿多彩。 他们眼里的世界有着许许多多奇怪事物,从而也导致了他们与常人不太一样。 而她,只想默默抱紧自己…… p:隔壁还有文,有兴趣可以看看(? ??_??)? 还有,章节带小数点的,是后补的章节,忘了发的那种,哈 哈 哈
高辣 连载 11万字
sp短篇

sp短篇

天水之青
sp短篇
高辣 连载 7万字
高危对象

高危对象

山间亭上鹤
高危职业、强攻强受、虐心虐身 暂定如下,攻受再定、顺序不定: 心高气傲的天帝vs一统魔族的魔尊 心狠手辣的奸臣vs唯我独尊的帝王 嚣张跋扈的城主vs路见不平的大侠 强势霸道的金主vs被迫包养的贫困生 位高权重的摄政王vs忍辱负重的皇子 药物研究所所长vs走投无路的试验品 尚待补充。
高辣 连载 1万字
[HP]月上中天

[HP]月上中天

look forward
hp做梦合集月上中天的意思是告诫大家不要做白日梦,可以晚上做春梦(bhi)每章基本独立因为是炖肉新手,所以还想不出什么花样,比较含蓄放不开,雷点可能基本没有有ytalk之类的会标明,虽然我的ytalk可能也很温柔yuwangsheuk
高辣 连载 13万字
重生神豪系统

重生神豪系统

今天核聚
我的名字叫千合,在一家显示器工厂上的一个小主管,工作十多年了,工资也就6千多,苦逼的还着房贷。读书不用功,老大徒伤悲,娶一个矮丑的女人,生两个孩子,就那么麻木的混着日子。人生苦短,就和朋友喝酒,借酒消愁,还准备去找妹子。结果一个没控制好,第二天就穿越了。一觉醒来,我就躺在老家的旧房子里,卧室里的台式电脑还在床边散发着微光,一切的摆设和东西,都是那么熟悉。不会吧?难道……我急忙看看电脑上面的时间,正
高辣 连载 1万字